4W 林達科(22)

清 晨 , 推 開 小 窗 , 一 陣 涼 風 迎 面 拂 來 , 吹 去 了 夏 季 留 在 小 屋 的 燥 熱 。 我 坐 在 書 桌 旁 , 仔 細 咀 嚼 著 今 天 的 報 紙 。 忽 然 , 風 中 傳 來 幾 片 金 黃 色 的 葉 子 , 飄 飄 悠 悠 地 飛 進 了 小 窗 , 如 一 隻 隻 金 黃 色 的 小 蝴 蝶 , 停 留 在 報 紙 之 上 。 我 抬 頭 一 看 , 只 見 秋 天 的 使 者 穿 著 薄 薄 的 涼 衣 , 悄 悄 的 來 到 這 世 界 。 她 把 手 中 的 金 粉 一 散 , 原 本 五 彩 繽 紛 的 大 地 , 霎 時 間 變 得 金 光 閃 閃 , 耀 眼 非 常 。

我 急 忙 穿 上 衣 服 , 把 放 在 飯 廳 餐 桌 上 的 早 點 胡 亂 往 嘴 塞 了 一 點 , 便 穿 上 鞋 子 往 屋 外 走 去 。 只 見 離 家 不 遠 的 那 座 小 山 穿 上 了 一 件 鑲 著 無 數 金 片 的 金 縷 衣 , 在 初 升 的 太 陽 映 照 下 發 出 耀 眼 的 光 芒 , 使 人 精 神 為 之 一 振 。 這 時 , 心 中 湧 出 了 一 股 衝 勁 , 不 及 細 想 , 便 往 山 上 走 去 。

我 一 邊 愉 快 地 哼 著 曲 子 , 一 邊 輕 快 地 往 山 頂 進 發 。 通 往 山 頂 的 小 徑 鋪 滿 了 被 秋 風 吹 落 的 樹 葉 , 活 像 一 張 厚 厚 的 地 毯 , 一 腳 踏 上 去 , 柔 柔 的 , 軟 軟 的 , 說 不 出 的 舒 服 。 走 到 半 山 , 一 陣 潺 潺 的 流 水 聲 傳 進 了 我 的 耳 , 於 是 我 便 循 聲 向 山 中 唯 一 的 小 溪 走 去 。 川 流 不 息 的 溪 水 載 著 一 葉 葉 的 「 輕 舟 」 從 上 遊 流 下 來 , 水 面 在 陽 光 的 照 射 下 泛 起 了 一 層 金 光 , 整 條 小 溪 就 像 一 匹 擺 動 著 的 絲 綢 。 我 把 頭 伏 在 溪 旁 , 滿 滿 的 喝 了 口 水 , 一 股 清 涼 甘 甜 的 感 覺 傳 進 了 我 的 四 肢 百 骸 , 使 我 感 到 無 比 的 舒 暢 。 喝 完 水 後 , 我 走 近 一 棵 枝 葉 茂 密 的 楓 樹 下 躺 著 。 大 地 就 成 了 一 張 大 床 , 而 那 些 落 在 地 上 的 楓 葉 織 成 了 一 張 床 褥 。 我 躺 在 樹 下 , 仰 首 望 向 天 際 , 湛 藍 色 的 天 空 萬 里 無 雲 , 晴 朗 而 遼 遠 , 透 澈 而 深 邃 。 有 如 一 塊 巨 大 無 比 的 瓦 藍 色 碧 玉 , 置 於 很 遙 遠 的 天 邊 。 燦 爛 的 陽 光 從 樹 葉 的 隙 縫 中 透 射 下 來 , 既 朦 朧 , 又 和 暖 。 我 懶 洋 洋 的 「 睡 」 了 一 會 , 然 後 繼 續 向 山 頂 進 發 。

秋 風 送 爽 , 我 費 了 很 少 的 力 氣 就 爬 上 了 山 頂 。 周 遭 的 野 菊 花 正 在 迎 風 搖 曳 , 在 陽 光 的 照 耀 下 , 花 蕊 亮 得 奪 目 , 有 如 許 多 個 噴 出 無 數 火 星 的 永 不 停 止 的 煙 花 。 我 走 到 花 叢 旁 輕 輕 一 嗅 , 一 股 淡 淡 的 清 香 撲 鼻 而 至 , 使 人 就 喝 了 一 壺 淳 而 不 烈 的 佳 釀 , 醺 醺 欲 醉 。 我 的 視 線 慢 慢 向 花 叢 深 處 朝 去 , 一 棵 光 禿 禿 的 老 樹 傲 立 在 花 群 之 中 。 它 是 多 麼 的 孤 獨 啊 ! 蟬 兒 不 再 為 它 唱 歌 ; 它 是 多 麼 的 無 助 啊 ! 再 沒 有 葉 兒 為 它 扺 禦 風 沙 、 寒 冷 。 但 它 卻 依 然 挺 立 在 天 地 之 間 , 宛 如 一 個 不 滅 的 英 靈 。 佈 滿 了 累 累 傷 痕 的 樹 榦 沉 毅 地 站 在 大 地 上 , 光 禿 禿 的 大 小 枝 榦 , 如 一 枝 枝 長 茅 、 一 把 把 匕 首 般 刺 向 蒼 穹 , 無 畏 地 迎 接 秋 風 的 挑 戰 。 這 是 何 等 的 堅 強 、 何 等 的 剛 毅 ! 我 把 手 放 在 樹 榦 上 , 輕 輕 撫 著 一 條 條 的 裂 痕 , 陷 入 了 沉 思 之 中 ……

「 轟 隆 隆 、 轟 隆 隆 …… 」 一 陣 陣 機 器 操 作 的 響 聲 把 我 從 思 海 中 喚 醒 。 我 走 到 崖 邊 , 往 山 下 望 去 : 田 野 、 打 穀 場 , 映 著 片 片 金 光 。 樸 實 的 農 人 們 手 執 鐮 刀 , 或 是 坐 在 拖 拉 機 上 穿 插 其 中 。 稻 田 被 金 光 染 熟 了 , 有 如 一 塊 塊 巨 大 的 金 磚 , 清 風 吹 過 , 田 泛 起 了 一 層 又 一 層 波 浪 , 慢 慢 吞 噬 遠 方 的 天 邊 。 果 園 的 果 樹 上 結 滿 了 翠 綠 的 蘋 果 、 橙 黃 的 柿 子 、 嫣 紅 的 荔 枝 、 金 黃 的 鴨 梨 . . . . . . 把 樹 枝 壓 得 彎 了 腰 。 機 器 聲 、 歡 笑 聲 、 打 穀 聲 、 呼 喝 聲 合 成 了 一 首 歡 樂 的 組 曲 , 在 田 野 間 迴 盪 著 , 也 在 我 的 耳 邊 縈 繞 著 。

想 著 、 想 著 …… 忽 然 一 陣 打 鼓 似 的 聲 響 從 我 肚 子 傳 出 來 。 一 看 手 錶 , 糟 糕 ! 原 來 已 差 不 多 五 時 了 , 在 這 山 上 原 來 已 呆 了 整 個 半 天 。 於 是 我 邁 開 腳 步 , 踏 上 歸 途 。 這 時 , 太 陽 已 把 一 層 層 的 金 光 收 回 肚 去 ,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一 層 又 一 層 的 霞 光 。 山 上 的 樹 林 , 山 下 的 道 路 、 行 人 全 都 罩 上 了 玫 瑰 紅 的 紗 衣 。 裊 裊 的 炊 繚 繞 在 每 一 片 屋 頂 的 上 空 。 山 上 的 楓 葉 , 被 一 陣 陣 的 秋 風 吹 得 漫 天 飛 舞 。 有 的 吹 到 大 街 上 , 為 堅 硬 的 水 泥 地 鋪 上 一 點 熱 情 ; 有 的 吹 到 行 人 的 頭 髮 、 頸 巾 上 , 給 他 們 帶 來 了 秋 天 送 給 他 們 的 一 點 溫 馨 。 我 漫 步 在 楓 林 之 間 , 心 中 不 期 然 體 味 到 「 停 車 坐 愛 楓 林 晚 , 霜 葉 紅 於 二 月 花 」 的 意 境 。

平 時 從 山 頂 回 到 家 , 只 需 四 十 五 分 鐘 , 但 這 次 我 卻 用 了 雙 倍 的 時 間 。 好 不 容 易 才 回 和到 家 , 吃 過 飯 , 洗 過 澡 , 把 一 天 的 疲 累 拋 到 九 霄 雲 外 去 了 。 這 晚 我 很 早 就 上 床 睡 覺 , 但 迷 迷 糊 糊 的 睡 到 半 夜 , 卻 醒 了 過 來 , 再 也 睡 不 著 了 。 我 用 冷 水 洗 了 個 臉 , 沖 了 一 杯 咖 啡 , 坐 在 桌 旁 向 窗 外 望 去 。 窗 外 一 片 寧 靜 , 大 地 和 萬 物 正 在 呼 呼 的 沉 睡 著 。 天 邊 只 剩 下 一 面 明 鏡 , 把 點 點 柔 光 如 瀑 布 般 灑 在 樹 木 、 屋 子 和 大 地 之 上 。 大 地 上 的 一 切 全 都 融 為 一 體 , 在 月 亮 的 庇 護 下 , 安 睡 在 穹 蒼 這 個 巨 大 搖 籃 之 中 。 白 天 的 嘈 雜 、 煩 囂 全 都 消 失 得 無 影 無 蹤 。 我 差 點 懷 疑 自 已 另 外 的 一 個 世 界 。 偶 爾 一 陣 風 , 把 樹 枝 吹 得 左 搖 右 擺 , 樹 影 朦 朧 , 影 影 綽 綽 , 給 人 無 限 的 遐 想 ……

秋 ── 我 最 愛 的 季 節 。 它 沒 有 春 天 的 稚 嫩 , 不 靠 柔 弱 的 綠 芽 嫩 枝 博 得 人 們 的 同 情 ; 它 不 像 夏 天 的 狂 放 , 用 烈 風 暴 雨 來 鎮 攝 人 心 ; 它 不 像 冬 天 的 冷 酷 無 情 , 以 冰 涷 寒 冷 來 扼 殺 生 命 。 它 是 成 熟 的 、 熱 情 的 , 沉 甸 甸 的 果 實 金 色 的 稻 米 展 示 著 它 的 溫 暖 ; 它 是 深 沉 的 、 堅 毅 的 , 傲 風 而 立 的 大 樹 展 示 著 它 的 勇 敢 。 秋 天 的 情 懷 博 大 、 堅 毅 、 熱 情 、 深 摯 , 這 也 正 是 男 子 漢 應 有 的 性 格 。 我 愛 秋 天 , 我 愛 洋 溢 著 豐 收 的 喜 悅 , 孕 育 了 成 功 的 希 望 的 秋 天 !

 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亞軍:追尋 文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