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K 梁志承(22)

「 我 絕 不 甘 心 , 我 是 沒 有 可 能 得 不 到 勝 利 的 ! 」

素 來 充 滿 自 信 心 的 我 , 聽 到 醫 生 的 檢 查 報 告 , 才 知 道 甚 麼 是 「 晴 天 霹 靂 」 ! 醫 生 告 訴 我 , 我 的 左 腳 腳 骨 折 斷 , 不 能 再 進 行 劇 烈 運 動 , 要 接 受 長 期 的 物 理 治 療 。 那 時 , 踢 足 球 對 我 來 說 是 最 重 要 的 。 我 真 沒 有 辦 法 接 受 這 個 事 實 , 覺 得 世 界 末 日 來 了 !

「 這 個 足 球 是 送 給 你 。 」 那 是 我 最 喜 出 望 外 的 生 日 禮 物 !

我 第 一 次 接 觸 到 「 足 球 」 便 產 生 濃 厚 的 興 趣 。 無 論 小 息 、 放 學 都 去 踢 ; 自 那 時 起 便 立 志 成 為 一 個 「 頂 尖 」 的 球 員 。 我 升 到 中 學 , 成 為 出 色 的 前 鋒 球 員 。 我 帶 領 的 球 隊 是 「 必 勝 無 疑 」 的 。 因 此 , 我 充 滿 自 信 , 做 任 何 事 都 勇 往 直 前 。

每 一 場 比 賽 , 我 都 能 取 得 分 數 , 但 是 我 卻 沒 有 為 其 他 球 員 著 想 , 所 以 開 罪 了 不 少 同 學 。 終 於 再 沒 有 人 肯 傳 球 給 我 了 , 我 遭 受 冷 落 。 這 可 能 是 報 應 吧 ! 有 一 次 , 我 搶 走 隊 友 腳 下 的 皮 球 , 準 備 進 攻 時 , 一 不 小 心 , 被 對 方 絆 倒 , 要 立 即 前 去 醫 院 檢 查 。 往 急 症 室 途 中 , 我 不 斷 地 想 : 為 甚 麼 呢 ? 不 可 能 給 絆 倒 的 , 我 是 天 才 嘛 ! 就 在 那 時 , 我 收 到 了 斷 腳 的 消 息 。 這 件 我 從 沒 有 想 過 的 事 情 竟 然 發 生 在 我 身 上 !

「 站 起 來 吧 ! 你 做 得 到 的 。 」 不 論 環 境 多 惡 劣 , 爸 爸 都 會 鼓 勵 我 , 扶 助 我 再 次 站 起 來 。 後 來 , 他 知 道 我 在 球 場 上 自 負 、 排 斥 隊 友 , 狠 狠 地 責 罵 了 我 一 頓 。 後 來 , 為 了 顯 示 過 人 的 技 術 , 我 反 而 變 本 加 厲 , 而 且 不 信 其 他 人 會 比 我 更 強 !

在 留 醫 接 受 治 療 的 日 子 , 我 想 起 許 多 往 事 、 想 起 爸 爸 的 教 訓 , 同 時 亦 明 白 到 朋 友 的 重 要 。 每 當 我 想 起 爸 爸 的 鼓 勵 , 便 會 取 得 力 量 來 面 對 那 些 艱 苦 的 物 理 治 療 。 堅 定 的 信 念 加 上 無 比 的 意 志 , 令 我 再 次 站 起 來 了 。

我 的 腳 傷 康 復 後 , 雖 然 技 術 退 步 了 , 但 卻 得 回 不 少 好 朋 友 , 因 為 我 不 再 像 從 前 那 麼 自 負 了 。 我 受 傷 以 後 , 再 沒 想 過 能 夠 再 次 披 上 球 衣 。 但 是 在 畢 業 禮 那 天 , 我 的 舊 隊 友 竟 然 邀 請 我 參 加 一 場 告 別 友 誼 賽 呢 ! 我 步 進 球 場 時 , 聽 到 來 自 四 方 八 面 的 歡 呼 聲 和 喝 采 聲 , 我 真 的 太 感 動 了 。

雖 然 , 我 現 在 再 沒 有 踢 足 球 了 , 但 那 場 友 誼 賽 卻 令 我 明 白 到 友 情 的 可 貴 。 直 到 現 在 , 爸 爸 那 些 令 我 獲 益 良 多 的 說 話 仍 刻 在 我 心 中 。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亞軍:黑暗中的暴風雨 文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