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W 羅致健(24)

有 人 說 : 「 夜 空 上 的 繁 星 , 是 仙 女 在 起 舞 時 , 帶 動 身 上 的 首 飾 閃 爍 起 來 而 形 成 的 。 」

也 有 人 說 : 「 天 上 的 明 星 , 是 遠 古 英 雄 不 滅 的 英 魂 , 默 默 地 守 著 靜 謐 的 晚 空 。 」

可 驚 濤 卻 沒 功 夫 去 憧 憬 這 漫 天 星 輝 的 夜 空 。 他 窮 盡 所 有 精 力 , 在 深 遠 無 垠 的 道 路 奔 馳 , 直 至 筋 疲 力 盡 , 被 追 捕 者 隸 住 為 止 。

日 復 日 , 故 事 不 斷 地 重 覆 著 ……

※ ※ ※

一 直 以 來 , 驚 濤 對 那 些 存 有 所 謂 美 好 憧 憬 和 幻 想 的 人 , 只 感 到 不 以 為 然 。 名 成 利 就 、 出 人 頭 地 , 才 是 他 唯 一 真 切 的 「 幻 想 」 。

追 逐 名 利 , 醉 生 夢 死 。

如 果 , 這 算 是 「 幻 想 」 的 話 。 那 麼 , 從 前 喜 在 童 話 世 界 馳 騁 , 愛 在 遼 闊 無 際 的 幻 想 空 間 縱 橫 , 將 浮 雲 視 作 棉 花 糖 的 那 個 「 他 」 卻 到 哪 兒 去 了 ?

枯 燥 乏 味 的 工 作 佔 據 了 驚 濤 的 世 界 , 似 要 把 他 吞 噬 才 心 息 ; 流 出 的 汗 水 並 沒 有 獲 得 回 報 , 他 不 甘 心 。

逃 避 , 似 乎 是 唯 一 的 策 略 , 又 似 在 追 逐 著 甚 麼 。

然 而 , 他 愈 逃 , 路 卻 愈 走 不 完 , 最 終 總 是 落 入 追 捕 者 之 手 , 無 奈 地 被 押 解 回 現 實 , 接 受 殘 酷 的 批 判 。

千 篇 一 律 的 結 局 。

他 希 望 獲 得 自 由 , 希 望 脫 離 這 個 纏 繫 得 自 己 太 久 的 枷 鎖 。 他 欲 尋 回 那 個 「 他 」 。

※ ※ ※

驚 濤 小 時 候 很 愛 哭 , 往 往 為 了 一 點 雞 毛 蒜 皮 而 哭 得 呼 天 搶 地 。 想 起 來 , 還 覺 得 那 時 真 可 笑 。 飽 歷 風 霜 後 , 人 生 閱 歷 多 了 , 他 自 以 為 已 練 得 一 副 鐵 石 心 腸 , 甚 而 至 親 逝 世 時 也 沒 淌 下 一 滴 男 兒 淚 。 可 是 , 每 當 面 對 鏡 子 , 凝 望 著 已 走 了 人 生 三 份 之 一 的 路 程 , 事 業 卻 未 有 所 成 的 鏡 中 人 時 , 竟 希 望 盡 情 嚎 啕 大 哭 一 場 。

埋 藏 在 心 靈 深 處 的 聲 音 再 度 響 起 , 像 遠 處 的 炮 火 聲 逐 漸 地 蔓 延 , 最 後 轟 然 一 響 , 將 完 整 的 思 路 炸 得 粉 碎 。 腦 袋 空 白 一 片 , 周 遭 的 聲 響 嘎 然 而 止 。 也 許 , 也 許 投 身 於 名 利 和 慾 望 的 漩 渦 之 中 太 久 了 , 一 切 都 已 糾 纏 不 清 。 泥 足 深 陷 , 只 怕 不 易 抽 身 而 退 罷 !

面 前 的 鏡 子 像 夢 魘 般 , 令 驚 濤 迷 惘 起 來 。 零 碎 的 片 段 一 幅 幅 地 展 現 眼 前 。 「 媽 , 我 要 吃 冰 淇 淋 ! 」 「 小 濤 乖 , 別 急 , 這 兒 熙 來 攘 往 , 人 很 擠 擁 , 當 心 給 人 碰 倒 。 」 驀 地 , 一 名 衣 冠 筆 挺 , 手 執 公 事 包 的 青 年 焦 急 地 前 推 後 恐 , 經 過 小 濤 身 邊 。 冷 不 提 防 , 毗 鄰 熟 食 檔 的 一 鍋 盪 油 , 被 青 年 碰 個 正 著 , 油 便 濺 到 小 濤 身 上 。 「 哇 ! 」

「 …… 」

「 鈴 … 鈴 … 」 驚 濤 猛 地 甦 醒 。 「 糟 糕 ! 今 晨 約 了 李 老 闆 吃 早 茶 , 不 預 先 找 到 位 子 , 怎 給 那 老 頭 好 印 象 ? 」 當 下 胡 亂 梳 洗 一 番 , 箭 般 奪 門 而 出 。 跑 至 酒 家 後 的 小 巷 , 但 見 人 潮 如 湧 , 數 排 熟 食 檔 儼 然 佇 立 兩 側 。 驚 濤 暗 罵 一 聲 , 上 前 擠 開 人 群 , 繼 續 向 前 推 進 。 「 讓 開 ! 」 , 冷 不 防 手 肘 竟 將 側 旁 熟 食 檔 的 一 鍋 盪 油 打 翻 在 一 名 小 孩 身 上 。 眾 人 嘩 然 。 驚 濤 把 心 一 橫 , 推 開 人 群 , 揚 長 而 去 。

「 …… 」

扒 開 衣 襟 , 胸 前 赫 然 出 現 一 條 百 足 似 的 肉 疣 。 驚 濤 呆 望 著 鏡 的 倒 影 , 鏡 中 人 開 始 模 糊 起 來 , 再 達 至 清 晰 時 , 已 然 變 為 那 名 小 孩 。 小 孩 胸 上 同 樣 長 了 一 條 教 人 觸 目 的 肉 疣 , 只 不 過 是 比 驚 濤 的 嫩 了 一 點 兒 。 只 一 點 兒 。 小 孩 開 口 道 : 「 我 是 你 的 縮 影 。 」 「 不 ! 你 不 是 ! 」 「 我 是 ! 」 「 你 不 是 我 我 不 是 你 你 是 我 不 是 我 是 你 不 是 我 。 」

沉 默 。 一 剎 時 中 很 寂 然 。

難 道 , 世 上 所 有 事 物 , 一 旦 逝 去 便 無 法 抓 回 ; 同 樣 , 一 旦 做 錯 , 也 就 無 法 補 償 不 成 ?

人 生 , 是 否 也 如 此 ? 抑 或 , 要 視 乎 一 個 人 是 否 拿 到 好 的 劇 本 , 能 在 人 生 的 舞 臺 上 演 個 轟 轟 烈 烈 ? 但 , 若 不 幸 收 到 差 的 劇 本 , 又 可 否 不 演 呢 ?

※ ※ ※

一 切 幻 想 都 背 叛 了 驚 濤 , 無 盡 的 失 落 成 為 他 唯 一 的 伙 伴 。 然 而 , 不 打 緊 , 因 為 驚 濤 最 喜 歡 睡 覺 , 他 認 為 , 睡 覺 除 可 讓 身 體 各 機 能 得 到 鬆 弛 外 , 還 是 一 部 經 常 有 效 的 洗 腦 機 。 睡 醒 後 , 啥 也 忘 了 , 多 好 !

驚 濤 的 生 活 又 展 開 了 新 的 一 頁 。 陽 光 依 舊 俯 照 大 地 , 而 他 , 亦 仍 然 追 尋 著 心 目 中 所 渴 求 的 東 西 。 故 事 也 不 斷 地 重 覆 著 。

呵 ! 現 代 人 真 複 雜 。

 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冠軍:寂寞,途上 季軍: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