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S 呂啟然

上 星 期 二 , 起 床 的 時 候 看 見 天 空 一 片 灰 黑 , 已 想 到 : 快 要 下 雨 了 。

上 學 途 中 , 風 緩 緩 吹 來 , 又 濕 又 熱 , 和 幾 日 前 的 寒 風 凜 冽 完 全 不 同 。 在 潮 濕 的 空 氣 中 , 我 渾 身 不 舒 服 。

灰 灰 暗 暗 的 天 空 , 到 了 午 飯 時 , 就 下 著 微 微 的 雨 。 我 不 肯 拿 雨 具 , 快 步 到 一 間 快 餐 店 吃 飯 。 回 校 時 , 雨 停 了 , 但 天 仍 然 烏 雲 密 佈 。

我 心 想 : 好 戲 還 在 後 頭 。

午 飯 後 的 最 後 三 課 , 又 下 起 微 雨 來 。 天 空 的 臉 色 益 發 難 看 ── 變 得 愈 來 愈 黑 了 。 到 了 最 後 一 課 ── 綜 合 科 學 , 老 師 帶 領 我 們 到 實 驗 室 時 , 天 空 的 墨 汁 快 傾 瀉 下 來 了 。 課 堂 完 結 後 , 同 學 都 盡 快 回 到 課 室 。 有 些 同 學 尖 叫 : 「 快 回 課 室 啊 ! 要 下 大 了 …… 」 他 們 都 在 亂 叫 著 。 有 些 同 學 匆 忙 地 離 開 學 校 。 有 些 同 學 用 低 沉 的 聲 音 交 談 著 。 有 些 同 學 手 足 無 措 地 站 著 , 更 有 不 少 同 學 不 約 而 同 地 對 這 惡 劣 的 天 氣 現 出 驚 懼 的 神 情 。 在 昏 黃 的 燈 光 下 , 我 們 七 嘴 八 舌 地 談 論 這 天 氣 帶 來 的 麻 煩 。

我 們 還 在 課 室 中 討 論 得 如 火 如 荼 之 際 , 天 空 的 堤 壩 終 於 崩 潰 了 , 成 千 上 萬 的 雨 點 從 天 空 墜 下 , 發 出 沙 沙 的 聲 響 ; 突 然 白 光 一 閃 , 驚 天 動 地 的 雷 聲 便 響 起 了 。 我 心 驚 膽 跳 , 匆 忙 離 開 課 室 。

我 打 開 雨 傘 , 低 下 頭 來 , 一 路 往 前 走 。 雨 打 奏 起 一 連 串 交 響 曲 。 為 免 弄 濕 身 子 , 我 利 用 地 下 鐵 路 的 隧 道 回 家 去 。 途 中 踫 見 一 位 同 學 , 他 說 : 「 看 看 我 弄 成 甚 麼 樣 子 ! 」 我 發 覺 他 全 身 都 被 雨 淋 濕 了 , 不 禁 哈 哈 大 笑 。 他 老 羞 成 怒 , 便 不 理 睬 我 , 逕 自 離 開 了 。

第 二 日 終 於 雨 過 天 晴 了 。 人 憤 怒 時 像 狂 風 雨 一 樣 可 怖 。 但 人 不 會 常 常 不 高 興 。 人 總 有 些 時 刻 像 陽 光 普 照 的 天 空 一 樣 , 充 滿 愉 快 。 遇 到 不 如 意 的 事 , 不 要 灰 心 。 我 們 應 努 力 面 對 , 這 樣 才 會 有 「 雨 過 天 晴 」 的 一 天 。

努 力 面 對 人 生 每 一 個 考 驗 , 應 「 屢 敗 屢 戰 」 , 不 要 放 棄 。 無 論 怎 樣 失 敗 , 成 功 永 遠 在 面 前 。 世 界 上 沒 有 一 個 地 方 是 沒 有 晴 天 的 !

 

 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冠軍:雨天隨想 季軍:爸爸,足球與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