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W 鄭鎮潮

「 外 面 正 刮 著 大 風 , 不 要 呆 坐 在 窗 臺 上 , 快 過 來 媽 媽 這 邊 吧 ! 」 媽 媽 用 她 一 貫 緊 張 的 語 氣 對 我 說 。 我 裝 作 聽 不 到 , 仍 舊 坐 在 窗 旁 , 望 著 那 黑 色 的 天 幕 下 著 亂 箭 般 的 滂 沱 大 雨 , 煞 是 好 看 。 我 呆 坐 著 , 仰 望 著 天 空 , 也 許 是 望 得 入 神 , 轉 眼 間 便 抱 頭 大 睡 了 。

「 別 賴 在 床 上 , 再 不 起 來 就 要 遲 到 了 。 」 看 見 媽 媽 的 臉 孔 , 不 其 然 地 想 起 那 個 夢 , 不 是 夢 , 是 小 時 候 的 回 憶 , 印 象 有 點 模 糊 , 慢 慢 地 沉 思 著 …… 直 至 我 發 現 牆 上 掛 鐘 的 秒 針 的 嗒 的 嗒 地 跳 動 時 , 才 猛 地 一 醒 , 衝 出 飯 廳 , 吃 罷 早 餐 , 拿 著 媽 媽 遞 給 我 的 書 包 和 雨 傘 , 二 話 不 說 便 走 了 。

走 了 好 一 段 路 , 抬 頭 仰 望 , 只 見 天 幕 舖 滿 了 黑 烏 烏 的 雲 , 過 了 不 久 , 雨 刷 刷 地 下 起 來 了 , 街 上 的 行 人 有 些 舉 起 雨 傘 , 繼 續 走 他 們 的 路 ; 有 些 躲 進 樹 下 、 屋 簷 下 ; 有 些 冒 著 雨 衝 進 地 鐵 站 。 街 道 旁 的 唐 樓 裡 , 人 們 都 忙 著 收 回 在 露 台 晾 曬 的 衣 服 , 天 上 的 雨 就 像 一 個 淘 氣 的 小 孩 , 到 處 亂 闖 , 路 人 都 被 弄 得 狼 狽 不 堪 , 顯 得 有 點 懊 惱 , 我 偏 喜 歡 它 清 新 的 感 覺 , 雨 點 滴 在 身 上 , 沒 有 北 風 的 寒 冷 , 沒 有 太 陽 的 熾 熱 , 也 沒 有 白 雪 的 冰 冷 , 是 溫 柔 的 、 舒 適 的 。

它 不 但 摸 得 到 , 而 且 看 得 到 。 一 縷 縷 的 雨 絲 , 混 和 著 大 清 早 的 霧 , 把 街 道 佈 置 成 蓬 萊 仙 境 , 到 處 一 片 矇 矓 , 路 人 和 駕 車 的 人 都 被 這 一 層 天 上 飄 來 的 輕 煙 弄 得 很 迷 惘 , 也 不 清 楚 自 己 應 往 哪 一 方 走 了 。 我 偏 喜 歡 它 矇 矓 的 情 景 , 只 要 望 著 它 , 現 實 的 悲 哀 和 煩 惱 頓 然 消 失 了 , 心 裡 不 禁 泛 起 一 片 悠 然 自 得 的 感 覺 。

它 不 但 看 得 到 , 而 且 聽 得 到 。 雨 愈 下 愈 大 , 雨 點 擊 在 雨 傘 上 , 發 出 「 啪 啪 」 的 聲 音 , 別 人 都 覺 得 太 吵 耳 , 我 偏 喜 歡 他 鏗 鏘 悅 耳 的 聲 音 , 像 清 脆 婉 轉 的 琵 琶 聲 , 像 一 篇 活 潑 的 樂 章 , 像 繞 樑 三 日 的 歌 聲 。

不 同 的 人 對 雨 的 感 覺 也 大 不 相 同 : 沉 悶 的 科 學 家 只 會 用 一 堆 深 奧 難 懂 的 科 學 名 詞 , 解 釋 水 怎 樣 蒸 發 , 怎 樣 凝 固 成 雨 , 怎 樣 落 下 來 ; 熱 戀 中 的 男 女 只 會 把 雨 看 作 浪 漫 的 代 名 詞 , 看 見 雨 點 紛 紛 落 下 時 , 只 懂 痴 想 著 對 方 的 樣 貌 ; 腦 海 中 充 滿 幻 想 的 詩 人 , 只 會 用 華 麗 的 形 容 詞 去 修 飾 它 , 說 甚 麼 感 情 豐 富 又 有 藝 術 感 , 吹 噓 自 己 的 文 采 。 可 是 , 我 覺 得 最 可 憐 的 是 那 些 整 天 忙 個 不 停 , 坐 在 辦 公 室 裡 過 著 枯 燥 乏 味 的 生 活 的 「 上 班 一 族 」 , 他 們 不 停 地 處 理 文 理 文 件 、 打 字 、 影 印 , 只 為 了 賺 錢 , 那 有 空 去 靜 靜 地 細 看 窗 外 細 雨 呢 ?

我 記 得 小 時 候 很 喜 歡 看 雨 , 在 細 雨 綿 綿 的 時 候 , 我 總 坐 在 窗 前 , 看 著 雨 點 打 在 窗 子 上 , 聽 著 「 啪 啪 」 的 響 聲 , 伸 出 手 感 受 著 它 清 涼 的 感 覺 , 天 空 變 成 了 可 愛 的 仙 子 , 雨 點 像 她 那 襲 長 裙 的 珠 子 , 閃 閃 發 光 , 在 我 憂 愁 的 時 候 , 她 永 遠 是 最 好 的 聆 聽 者 , 與 我 分 憂 。

在 狂 風 暴 雨 的 時 候 , 我 依 然 坐 在 窗 前 , 看 著 仙 子 在 狂 風 和 雷 霆 的 吼 叫 下 掙 扎 , 爸 爸 和 媽 媽 卻 忙 著 用 毛 巾 抹 乾 窗 邊 滲 進 來 的 水 , 或 許 我 根 本 不 知 道 他 們 在 幹 甚 麼 , 我 沒 有 幫 忙 , 反 而 呆 坐 著 。 現 在 回 想 起 小 時 候 的 往 事 , 總 覺 得 很 幼 稚 , 可 是 小 孩 總 有 小 孩 的 想 法 嘛 !

人 長 大 了 , 小 時 候 的 童 心 也 會 隨 之 而 逝 。 小 孩 總 是 充 滿 憧 憬 , 幻 想 著 將 來 是 一 個 理 想 的 世 界 , 常 嚷 著 長 大 後 要 當 醫 生 、 科 學 家 、 飛 機 師 …… 他 們 不 愁 吃 不 飽 、 穿 不 暖 , 大 人 總 羨 慕 小 孩 無 憂 無 慮 的 生 活 , 只 因 他 們 欠 缺 了 一 顆 純 真 無 邪 的 心 , 小 孩 會 為 了 自 己 的 利 益 而 陷 害 他 人 嗎 ? 他 們 又 會 為 了 名 利 仕 途 而 不 擇 手 段 嗎 ? 大 人 的 社 會 就 是 這 樣 , 沒 有 人 不 需 要 為 了 糊 口 而 努 力 地 幹 活 , 有 些 人 喜 歡 找 捷 徑 , 金 錢 就 是 唯 一 的 捷 徑 , 可 以 使 人 事 事 順 利 , 更 可 使 人 飛 黃 騰 達 。 沒 有 東 西 是 買 不 到 的 , 也 沒 有 東 西 是 不 能 賣 的 , 金 錢 就 是 一 切 。 如 果 你 現 在 對 人 說 錢 不 是 萬 能 , 別 人 還 以 為 你 是 瘋 子 呢 !

在 這 個 金 錢 萬 能 的 社 會 , 還 有 多 少 人 會 在 下 雨 天 理 會 到 天 上 的 烏 雲 和 雨 絲 呢 ? 或 許 人 們 看 雨 只 會 聯 想 到 燦 爛 的 金 線 , 計 算 著 它 的 價 值 , 難 道 他 們 已 把 童 心 忘 記 得 一 乾 二 淨 ? 人 們 常 說 小 孩 像 一 張 白 紙 , 他 們 又 可 記 起 自 已 也 曾 是 一 張 白 得 令 人 驚 訝 的 紙 ? 他 們 已 被 染 成 金 色 了 , 或 許 他 們 聽 到 這 陳 腔 濫 調 時 , 會 認 為 又 是 一 個 幼 稚 、 不 懂 事 的 小 孩 在 談 甚 麼 「 理 想 」 、 「 宏 願 」 ; 可 是 , 這 就 是 一 個 沒 有 完 全 忘 記 童 心 的 小 孩 眼 中 的 世 界 ; 但 願 天 上 的 仙 子 能 留 住 這 一 份 童 心 , 在 我 坐 在 窗 旁 看 雨 時 , 讓 我 尋 回 失 去 的 東 西 。

 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文華 亞軍:黑暗中的暴風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