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 灑 、 風 吹 , 寂 寞 人 在 途 上 。

遙 望 天 際 , 煙 雨 悽 零 , 白 屏 遮 蓋 了 整 個 世 界 , 沒 有 一 絲 曙 光 , 沒 有 一 絲 生 氣 ; 放 眼 遠 眺 , 悽 清 一 片 , 伴 在 途 上 的 只 有 荒 苔 亂 石 , 前 面 盡 是 一 片 白 茫 茫 , 彷 彿 荒 蕪 已 成 功 侵 佔 了 整 個 世 界 , 沒 有 一 絲 色 彩 , 沒 有 一 絲 生 氣 。 縱 是 如 何 激 昂 開 朗 , 也 敵 不 過 世 間 的 滿 目 瘡 痍 ; 就 算 冷 淡 不 羈 , 亦 因 世 間 一 片 頹 坦 景 象 而 無 法 無 動 於 衷 。 寂 寞 人 迎 著 雨 , 擋 著 風 , 不 懷 半 點 對 世 間 的 感 慨 , 不 看 世 間 任 何 景 象 , 披 星 戴 月 , 孤 身 一 個 , 垂 下 頸 一 直 走 著 、 走 著 。

※ ※ ※

雨 絲 輕 輕 地 點 落 世 界 , 形 成 一 塊 輕 紗 在 空 中 飄 盪 。 雨 點 不 斷 灑 滴 在 髮 上 , 滴 在 身 上 , 滴 在 心 深 處 , 在 心 上 又 化 成 一 陣 陣 寒 冷 感 覺 , 難 得 停 在 心 底 的 熾 熱 卻 帶 走 了 , 留 下 的 只 有 冷 漠 。 陽 光 已 滲 不 進 來 , 又 或 者 是 , 人 已 不 再 習 慣 陽 光 。 春 天 的 溫 暖 , 已 成 了 傳 奇 , 一 個 美 麗 但 虛 無 飄 渺 的 傳 奇 , 冷 雨 已 控 制 了 世 界 , 延 綿 不 斷 , 不 曾 停 下 , 完 美 地 為 這 個 蒼 茫 的 世 界 作 了 最 好 的 「 點 綴 」 , 尋 獲 春 天 的 溫 暖 也 變 成 了 史 詩 式 的 憧 憬 , 不 再 實 際 。

任 何 人 都 逃 不 了 冷 雨 的 沖 洗 , 每 個 人 亦 能 感 受 到 這 股 寒 冷 難 受 的 感 覺 。 有 些 人 抵 受 不 了 , 倒 在 路 上 , 再 也 不 能 用 力 去 走 ; 有 些 人 給 嚇 怕 了 而 停 了 下 來 , 沒 有 勇 氣 再 向 前 進 , 永 遠 留 在 原 地 。 無 情 的 冷 雨 卻 從 不 帶 一 點 憐 憫 , 不 為 人 們 而 停 下 來 , 用 力 地 灑 , 用 力 地 打 。 人 們 不 懂 互 相 扶 持 , 各 自 倒 下 來 , 任 由 寒 流 滲 進 世 界 , 充 滿 大 地 , 為 世 界 再 添 愁 緒 。 寂 寞 人 抵 著 雨 , 心 縱 是 如 何 冰 冷 , 仍 利 用 僅 存 的 微 溫 支 撐 著 , 堅 持 走 著 、 走 著 。

※ ※ ※

呼 呼 寒 風 , 迎 頭 撲 面 , 叫 最 強 壯 的 人 也 站 不 住 。 強 風 不 停 吹 , 小 草 亦 吹 至 擺 動 , 各 樣 東 西 亦 逃 不 了 風 的 擺 佈 , 不 由 自 主 在 擺 動 。 地 上 微 塵 遭 捲 起 , 劇 烈 地 在 空 中 捲 動 , 輪 狀 般 不 斷 滾 動 亂 竄 。 風 在 狂 嘯 , 震 攝 著 世 上 所 有 事 物 , 震 耳 的 風 聲 嚴 厲 地 警 告 世 界 , 它 會 阻 止 所 有 人 前 進 , 使 人 東 歪 西 倒 , 永 不 翻 身 。

不 管 挺 著 身 , 或 是 舉 步 向 前 , 狂 風 會 立 即 撲 來 拍 打 , 吹 得 後 退 翻 倒 。 只 要 越 用 力 向 前 , 它 又 會 加 把 勁 , 沒 有 半 點 放 鬆 的 念 頭 , 直 至 吹 倒 你 為 止 。 就 算 見 到 自 已 的 道 路 在 前 , 近 在 咫 尺 , 一 次 強 風 下 , 又 把 走 的 方 向 改 變 , 永 不 能 到 達 自 已 想 走 的 路 。 風 聲 又 再 向 世 界 怒 哮 , 彷 彿 告 訴 人 , 它 已 操 縱 了 一 切 , 人 的 路 途 再 不 能 自 決 , 儘 管 花 更 多 氣 力 , 阻 撓 又 隨 著 增 加 ; 儘 管 懷 有 更 多 雄 圖 壯 志 , 冷 風 也 可 以 吹 得 心 灰 意 冷 , 一 掃 而 空 , 短 暫 的 步 伐 , 換 來 只 是 更 刺 骨 的 痛 楚 。 最 後 怎 麼 了 ? 人 們 不 敢 向 前 , 隨 風 飄 盪 , 飄 到 那 方 便 向 那 方 走 , 任 由 寒 風 肆 意 擺 佈 。 正 當 風 在 炫 耀 它 的 勝 利 時 , 只 有 一 個 寂 寞 人 , 提 著 沉 重 的 腳 步 , 強 忍 被 風 刮 過 的 痛 楚 , 每 提 一 步 都 幾 乎 跌 倒 , 卻 仍 然 堅 持 一 步 一 步 地 走 著 , 走 著 。

※ ※ ※

路 上 一 角 , 遙 見 一 個 渺 小 的 身 影 , 俯 臥 在 地 上 , 顫 動 著 , 瑟 縮 著 , 但 身 軀 仍 然 在 緩 緩 向 前 , 儘 管 筋 疲 力 倦 , 卻 沒 有 絲 毫 間 斷 。 寂 寞 人 感 到 好 奇 , 慢 慢 走 近 , 只 見 一 個 老 年 人 在 途 上 , 儀 容 滄 桑 , 滿 臉 滄 然 , 臉 上 已 盡 顯 路 上 風 雨 折 磨 的 痕 跡 及 印 記 。 稀 疏 白 髮 , 瘦 弱 身 軀 , 每 個 動 作 都 是 無 勁 乏 力 , 不 知 再 能 承 受 多 少 世 間 壓 下 來 的 事 。 蒼 白 悽 清 , 為 這 情 景 提 供 了 一 個 最 合 適 的 死 寂 佈 景 。

但 老 人 從 沒 有 停 步 過 , 雙 手 利 用 僅 有 的 氣 力 磨 著 地 面 , 吃 力 用 力 把 身 子 向 前 拉 , 雙 腳 然 後 不 協 調 地 向 前 , 慢 慢 在 地 上 蠕 動 。 在 每 「 走 」 完 一 步 , 又 會 有 一 股 短 暫 但 突 如 其 來 的 衝 力 , 在 推 著 老 人 向 前 , 從 不 間 斷 。 吃 力 但 仍 拼 著 勁 的 表 情 , 融 入 老 人 面 上 的 每 條 皺 紋 , 套 入 整 個 輪 廓 , 彷 彿 對 著 天 說 , 就 算 是 甚 麼 挑 戰 , 亦 難 不 倒 人 。

寂 寞 人 忍 不 住 了 , 走 上 前 欲 扶 著 老 人 , 老 人 卻 微 弱 也 地 揮 勁 , 勉 強 揮 開 寂 寞 人 的 援 手 。

「 看 你 現 在 的 模 樣 , 身 體 已 這 般 衰 弱 , 還 這 樣 辛 苦 走 下 去 , 為 何 還 這 樣 固 執 , 不 讓 我 扶 著 你 呢 ? 」

「 這 條 路 我 已 走 上 了 大 半 生 , 從 沒 有 停 下 來 , 也 不 敢 停 下 來 。 若 你 這 次 扶 了 我 , 以 後 我 便 會 忘 記 如 何 運 用 僅 有 的 氣 力 , 不 懂 得 再 走 了 。 」

「 那 又 有 何 問 題 ? 你 看 , 前 路 風 雨 連 天 , 沒 有 盡 頭 , 不 知 用 上 多 少 時 間 , 花 去 幾 多 氣 力 , 受 盡 路 上 幾 多 幾 多 的 折 磨 , 走 這 條 路 太 辛 苦 了 。 前 路 茫 茫 及 艱 辛 , 為 何 仍 強 迫 自 已 走 下 這 絕 望 的 路 呢 ? 」

「 這 個 世 界 本 來 就 是 絕 望 , 這 條 路 也 本 來 是 條 絕 路 , 我 們 控 制 及 停 止 不 了 任 何 風 雨 吹 襲 , 也 控 制 不 了 自 已 的 道 路 方 向 , 唯 一 可 抉 擇 的 , 只 是 繼 續 走 或 放 棄 。 但 若 果 連 這 小 小 可 控 制 的 空 間 都 摒 棄 , 那 留 在 原 地 的 意 義 又 是 甚 麼 ? 只 是 更 徹 底 地 不 能 自 決 。 就 算 辛 苦 地 走 , 總 勝 過 停 在 這 地 方 , 終 生 被 困 在 這 風 雨 蕭 條 中 。 」

「 你 的 目 的 地 在 那 ? 」

老 人 沈 思 了 一 會 , 脈 脈 無 言 。

「 那 麼 , 你 的 目 的 地 又 在 那 ? 」

寂 寞 人 呆 了 。

「 我 的 目 的 地 是 沒 有 特 定 的 , 大 抵 是 陽 光 照 射 到 之 處 吧 。 」 老 人 續 說 , 然 後 環 看 四 周 , 天 空 密 得 連 最 幼 細 的 光 束 都 滲 不 進 來 。 「 我 要 上 路 了 。 年 青 人 , 想 一 想 , 然 後 繼 續 上 路 吧 ! 」

寂 寞 人 以 後 也 見 不 到 這 老 人 。

※ ※ ※

風 雨 仍 舊 , 但 寂 寞 人 心 境 有 少 許 改 變 。 究 竟 我 的 目 的 地 在 那 ? 寂 寞 人 想 不 透 。 雨 絲 織 成 的 紗 仍 輕 掛 著 , 在 風 吹 之 下 不 斷 翻 起 微 波 , 也 許 隨 心 之 所 至 , 想 到 那 處 便 朝 著 那 方 , 世 間 一 切 也 影 響 不 了 。 雨 細 了 , 風 緩 了 , 忽 然 有 一 絲 曙 光 照 在 寂 寞 人 的 途 上 。 寂 寞 人 抬 著 頭 , 繼 續 向 前 走 著 、 走 著 。

雨 灑 、 風 吹 , 寂 寞 人 仍 在 途 上 ……

書 於 一 個 雨 灑 風 吹 的 時 代

後 記 :
時 代 變 遷 , 任 何 社 會 改 變 都 深 深 影 響 著 所 有 社 會 的 人 , 面 臨 時 代 的 沖 擊 , 在 華 仁 同 學 身 上 亦 見 著 不 少 的 改 變 。 縱 是 如 此 , 在 華 仁 能 感 受 到 的 , 仍 是 一 片 和 諧 及 溫 暖 的 氣 氛 , 好 讓 我 們 懂 得 , 日 後 的 日 子 就 算 是 雨 灑 ﹝ 社 會 上 的 眾 多 不 幸 ﹞ , 抑 或 是 風 吹 ﹝ 不 能 自 決 的 前 路 ﹞ , 只 要 繼 續 團 結 和 扶 持 , 人 生 的 路 途 再 不 寂 寞 。 特 此 獻 予 眾 華 仁 同 學 , 及 剛 逝 世 的 外 祖 母 。

 
Search 亞軍:追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