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六 國 破 滅 , 非 兵 不 利 , 戰 不 善 , 弊 在 賂 秦 。 賂 秦 而 力 虧 , 破 滅 之 道 也 …… 」 老 師 在 講 課 , 同 學 在 聽 。 天 氣 潮 濕 悶 熱 , 即 使 有 空 氣 調 節 , 也 不 是 好 受 。 有 兩 三 位 同 學 的 眼 簾 已 垂 下 了 大 半 。 「 …… 好 了 , 有 沒 有 不 明 白 的 ? 」 沒 有 回 應 。 看 來 大 家 都 非 常 聰 明 , 一 學 就 會 。

光 管 突 然 熄 了 , 雖 然 大 家 都 知 道 是 停 電 , 很 常 見 , 但 還 是 不 禁 的 「 啊 」 了 一 聲 , 連 「 若 夢 若 醒 」 的 同 學 也 精 神 一 振 。 大 家 都 不 問 別 的 , 只 說 「 冷 氣 」 , 沒 有 「 冷 氣 」 差 不 多 等 如 沒 有 氧 氣 。 老 師 見 天 色 陰 暗 , 沒 有 電 燈 , 字 寫 在 黑 板 上 定 然 看 不 清 楚 , 就 叫 我 們 自 修 。 於 是 讀 書 的 讀 書 , 「 自 修 」 的 「 自 修 」 , 各 得 其 所 。 幾 分 鐘 後 , 光 管 眨 了 一 眨 , 隨 即 整 室 光 亮 。 老 師 輕 描 淡 寫 的 咳 嗽 了 幾 聲 , 拈 起 粉 筆 , 準 備 繼 續 講 課 。 有 的 同 學 迅 速 回 復 上 課 狀 態 , 有 的 卻 喃 喃 自 語 , 似 是 覺 得 很 掃 興 。

 

 
Search 回到副頁 回到首頁 翰林 「華仁菠蘿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