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 當 想 到 自 己 的 文 章 能 印 在 華 暉 第 一 頁 , 心 情 除 了 興 奮 , 還 有 一 份 感 動 。

氣 溫 已 達 三 十 多 度 了 , 閉 起 雙 眼 , 不 自 覺 又 返 回 風 和 日 麗 的 那 天 , 編 輯 部 正 式 成 立 的 那 天 。 出 版 第 四 十 六 期 校 刊 的 榮 譽 落 在 我 們 身 上 。 曾 經 以 為 , 四 十 六 只 是 一 個 很 小 的 數 字 , 那 只 不 過 比 合 格 多 幾 分 罷 了 ! 卻 未 想 過 , 四 十 六 , 可 以 如 此 沉 重 , 重 到 令 人 喘 不 過 氣 來 。 課 餘 時 編 輯 一 本 刊 物 , 已 屬 難 事 。 何 況 要 編 的 是 承 先 啟 後 的 校 刊 呢 ? 我 們 一 失 敗 了 , 這 條 繼 往 開 來 的 「 橋 樑 」 從 此 毀 於 一 旦 。 重 甸 甸 的 , 原 來 不 是 四 十 六 這 個 數 字 , 而 是 肩 上 的 責 任 感 。

縱 然 滿 途 荊 棘 , 但 我 們 全 力 以 赴 , 克 服 重 重 困 難 。 尤 其 在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後 , 市 道 不 景 , 百 業 蕭 條 。 徵 求 贊 助 商 的 同 學 頻 吃 閉 門 羹 , 總 編 輯 搖 身 變 為 丐 幫 幫 主 。 然 而 , 大 家 都 傾 盡 全 力 , 以 收 支 平 衡 為 目 標 。 最 後 結 果 如 何 , 不 在 我 們 掌 握 之 中 , 但 是 , 我 十 分 肯 定 , 十 年 後 , 廿 年 後 , 我 依 然 可 以 昂 然 說 聲 : 「 我 們 已 盡 力 而 為 。 」

身 為 校 刊 編 輯 , 我 們 一 直 思 考 為 何 校 刊 要 稱 為 華 暉 及 THE SHIELD 呢 ? 辛 苦 了 一 整 年 , 校 刊 為 我 帶 在 不 少 美 好 的 回 憶 、 寶 貴 的 經 驗 。 除 此 之 外 , 還 有 肉 眼 看 不 到 的 友 誼 : 一 個 眼 神 , 一 個 議 決 , 一 切 , 盡 在 不 言 中 。 在 籌 備 工 作 中 , 不 時 體 會 到 眾 師 生 為 別 人 付 出 一 份 無 私 的 、 純 粹 的 、 毫 無 保 留 的 心 。 我 深 信 , 華 暉 的 動 力 來 源 , 就 是 這 顆 熱 熾 的 心 。 正 如 小 王 子 說 : 「 重 要 的 東 西 是 看 不 見 的 。 」 華 暉 要 記 錄 的 , 不 是 那 些 活 動 的 盛 況 、 耀 眼 的 獎 杯 和 卓 越 的 成 績 。 華 暉 要 別 人 感 受 到 的 , 是 華 仁 師 生 為 了 這 些 光 輝 戰 績 而 付 出 的 鬥 志 、 熱 誠 和 汗 水 。 只 有 這 看 不 見 的 力 量 , 才 能 支 持 華 仁 在 時 間 洪 流 中 巍 立 不 倒 。 而 校 刊 , 就 是 一 面 盾 牌 , 把 我 們 發 出 的 萬 丈 光 芒 , 反 射 開 去 , 讓 別 人 都 能 感 受 到 這 顆 博 愛 的 心 、 這 份 濃 厚 的 暖 意 , 也 讓 別 人 看 見 刻 在 盾 牌 上 的 校 訓 : 「 IN HOC SIGNO VINCES 」 ,

在 此 一 而 再 的 多 謝 校 監 徐 神 父 、 蘇 校 長 、 梁 副 校 長 、 余 副 校 長 、 顧 問 老 師 周 炳 華 老 師 、 蔡 惠 海 老 師 、 古 兆 千 老 師 、 周 淑 敏 老 師 、 蘇 君 煌 老 師 、 Mr. Daswani 以 及 暑 假 期 間 拔 刀 相 助 的 林 永 雄 老 師 。 還 有 接 受 訪 問 的 舊 生 、 編 輯 部 的 手 足 和 曾 為 華 仁 出 力 的 同 學 。 沒 有 他 們 , 根 本 就 沒 有 華 暉 , 沒 有 一 本 凝 聚 華 仁 上 下 生 命 力 而 成 的 校 刊 。 最 後 , 謹 祝 來 年 的 華 暉 , 在 各 方 面 都 有 所 進 步 , 更 趨 完 美 。

華 暉 總 編 輯
鄧 肇

副 編 輯
吳 志 賡

 

 
Search 回到首頁 回到副頁